霸气网游公会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霸气
查看: 103|回复: 6

生命可不可以重来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5-18 09:43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欢迎加入霸气网游公会社区,马上注册,享用更多功能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霸气

x
本帖最后由 霸气╉永世之恋 于 2020-5-18 09:44 编辑

第一章

     “我要去买饼。”她想。于是她翻出了放在衣柜里的眼镜盒,眼镜盒里放着发了霉的两元钱。两年前,她见一个女同学,总是买很多零食吃,便问她怎么有那么多钱可以花,女孩告诉她,钱攒起来,钱就变多了。于是她回到家,把放在自己做得纸钱包里外公给的2元压岁钱拿了出来。她想,钱生钱,攒两年,也许会变成4元。那晚她带着甜蜜的梦进入了梦乡。
      她看着手里仍旧写着2元的发绿的钱,愣一愣神,小心将钱折叠起来,放进了裤兜里。她皱起了眉,想了想,找来了小刀。在用铁丝网结成的窗户上用 力划一刀,然后用颤抖的小手,狠狠将那小口撕开,尖锐的铁丝将她粉嫩的小手撕开了一道道红条。终于,她掰开了一个够她一人钻出的口子,她爬上窗台的桌子,转身环顾了下黑暗的房间,然后纵身一跃,跳出了那个幽暗的,锁住她的房间。
      她不管摔得疼痛的身体,只侧耳倾听着屋内的动静,确信没有一点声响,便小心翼翼,开了大门,一溜烟消失在小巷。已经过了下午2点了,她还在房间时便听到了大姨夫房里的老钟敲了两下。她饿得不行了,一路小跑到街道,买了一元5个的光饼,连忙反身,想着要在被发现之前,钻回去。
      跑到了家门,她再小心将门打开一个够她侧身进去的口子,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,再踮起脚尖,慢慢回到了她那个被锁着的房间的窗,她找来一条凳子,爬上了窗,再从她撕开的那道口子里爬了进去。
     进入房间,她躺在床上,心砰砰直跳,接着她拿出了买来的光饼,便啃了起来。她想,这5块饼,省着吃,饿了才可以吃一点,要撑5天才行。啃着啃着,眼泪便出了眼角,流进了耳朵,她一侧身,将眼泪灌进了枕头里。

       梦境里听到了开锁的声响,她惊醒,明白了是自己房门外有开锁的声音。大表哥把房门打开,皱了皱眉,对着大姨夫的房门大声说:“又把小妹锁了起来,真是神经病!”表哥一眼没看林紫叶,转身便上楼去了。林紫叶思索着表哥如何知悉钥匙放置的位置,突然一哆嗦,她抓起书包飞快跑出了家门……!
第二章
       林紫叶冲出了家门,一路狂奔,到了溪边她停了下来,她想,这里该安全些,不那么容易被找到。她选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。傍晚的河流,被夕阳染了一层金黄,悠悠流淌,河岸两旁的树上知了一阵阵鸣叫,天空鸟儿在飞,她暗暗惊叹,若能像鸟一样自由该多好。
    “我要去买老鼠药。”她说,“人为什么要活着?活着就是给别人折磨的么?”没有人回答她,她也不需要别人的回答。她想起了外婆,两行热泪滚淌下来。她想起了语文课本上的一篇课文《凡卡》。凡卡给乡下的爷爷写信,告诉爷爷他的苦难,想让爷爷带他回去……她想,自己的遭遇,比得上凡卡吧。她看着流动的河水,回忆着昨天的一幕幕。

      她睁开眼,看了一眼表,6:30。她起床洗漱,在刷牙的时候,她在思考,人是活着干嘛的?人就是活着给别人当奴隶的吗?洗漱完,她掏了点米,煮了稀粥,放了点糖,不等稀饭凉些就着急吃着,稀饭将舌头烫出了泡也没有让她放慢速度,她担忧着大姨夫会突然起床,那么她就别想去上学了。

       她背着破烂的书包,走到了学校,她看着其他小朋友在路边滩上买早饭,心里很羡慕。她羡慕着有零花钱的所有小朋友,这样可以把钱攒起来,那么便可以乘车去外婆家了。曾经有一次,她鼓起勇气对大姨提零花钱的事,小心翼翼问大姨,可不可以每天给一毛零花钱。大姨劈头盖脸骂下来:给你吃给你穿,还要给你钱?

       她慢悠悠走着,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同学们结伴而走,她还不知道,什么是朋友。小学三年级的她,在学校里几乎没有吭过声,没有人感觉到她的存在,她从不与同学说话,一起跳绳,一起玩耍。她总是用幽幽的眼神瞥着那些红领巾们脸上灿烂的花。放学回家,掀开锅,冷的。她娴熟地淘好米,把饭煮上,再走到菜市场,将大姨摊位那买好的菜提回家煮好,等着表哥,大姨姨夫回来吃饭。而中午这段时间,每每是她最痛苦的,一层煎熬和沉重的恐惧令她全身颤栗。她早早吃完饭,喂了猫,喂了狗,再喂了猪和白鸽,最后走到养了2年的母鸭那,抚摸着吃食的母鸭,似笑非笑。

       喂养完了家禽,她便拿起课本,坐在一个小凳子上,趴在稍高的桌凳上做起了作业。当听到皮鞋“咚咚咚”的声音时,她的心也随着声音的越响亮而跳动地越快。她小小的身躯和灵魂,已完整地被恐惧吞噬了……  
第三章

      脚步声,一声声化成一颗颗石子,通过耳道一颗颗填进了她的心,她的呼吸越发急促,待房门被陈良打开那一霎那,恐惧如火山爆发般达到了极点,差点令她眩晕过去。她赶紧埋下头,眼睛看着书本,尽量将狂乱的心平缓过来。大姨夫铁着紫红的脸,看了一眼饭桌,便拿起了酒壶,坐了下来,开始喝酒。空气安静地只能听到她“沙沙”写字的声响,而慌乱,还没有在她脸上隐没 。

       陈良吃着饭,慢慢开始自言自语,谩骂一些什么人,而紫叶全当没有听到。静静做着自己的作业,看着自己的书,她恨不得钻到饭桌下,不让陈良发现。因为一旦被他看到,话题便会转下她。她多想到自己的房间里做作业,可她的房间没有灯,没有窗,黑暗的空间她无法做任何事。时间不紧不慢地行走,紫叶静耳倾听着陈良房里的老钟声,终于等到了钟敲响了需要去学校的钟点。紫叶故作镇定地整理好书本到书包里,她站起身来,准备出发。已经喝醉的陈良见状马上大吼道:“要去哪里?”紫叶被突如其来的呵斥声吓了一跳,她低着头说:“我要去上课。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 “不许去,女孩子念什么书?”'

             紫叶紧皱着眉头,她觉得鼻子发酸,眼睛略有痒痒的感觉,然后渐渐模糊了视线,两颗豆大的泪珠滴落到了地上,却仍在脸庞上留下了两痕。每一天!每一天!每一天都在相同的时间演着相同的剧情,而主角永远都是这两人。她心里总在问着相同的问题:不要我上学,为何要在开学时给我报名?她并非因为爱学习,而是担心迟到后面对老师的场面,害怕那在全班人面前被老师揪着耳朵的羞愧,每当这时,她只能低着头沉默,因为她给不了迟到的理由,不会有人相信,她家人会不让她来上学。陈良开始大声骂她,而她却不知道,他在骂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做错过什么。

          高中下午上课的时间会比小学晚半小时。 有时,僵到陈昆正好也去上学时,他从楼上下来,一看,便一句不吭,拉着紫叶往门外走,不管不顾陈良的咒骂,有时,陈昆也会回头,瞪他一眼,回应一句:“出什么洋相?”而每当这时,紫叶就用噙满泪水的双眼,看一眼在身旁的表哥,眼里写满了感激。.

        邻居家的女主人是紫叶的自然老师。有时,老师会从她家的大门那探一个头进来,轻轻说一声:“紫叶,迟到了啊!该走了。”这时,她便使 劲点点头,抓紧书本,便飞一般地冲出家门。而每当一同去学校的路上,她都想对老师说一个请求,可她从来都没有勇气说出来。她想请求老师,每天下午1:45时,可不可以来她家叫她去上学。

        今天,她多么希望表哥和老师可以来救她,然而没有,表哥早早去了同学家,而自然老师,下午没有课。紫叶在内心里呼喊,呼喊着救命。她仍站在刚才被大姨夫叫住的地方,捏着衣角,深低着头,一声声地抽泣。她听着大姨夫房里的老钟在“滴答滴答”地走着,每走一针,她的心越发揪紧。她觉得自己是田野里的稻草人,不能自己行走,主人安排她插在哪里她便再也无法离开……
第四章
     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紫叶的心,被焦急揪出了一道道皱痕,她仍像一尊雕像般站立在原地,她在等待,自己却不知在等待什么。突然,陈良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,和紫叶擦身而过,往厕所的方向走去。紫叶不敢回头,只是用耳朵听,终于听到厕所门关闭声音时,她看都没看厕所的方向,便飞快冲出了家门,一路狂奔。她想:迟到半小时了,怎么和老师说才好?她在心里编排着谎言:老师,我家的钟走慢了,我出门时家里的钟才敲了一下,我以为是一点呢,我想是钟可能要换了,老师,可能我看错时间了,把时针和分钟看反了……  
           到了学校,她两步并一步地爬着楼梯,正巧碰到了数学老师,数学老师看看她,叹口气,说了句:“第一节课都快上完啦!”她停下来,背对着老师,点点低着的头。她走到了自己班级的门口,立在门外,她听到老师的讲课声,和同学们的回应声,没有让举起的颤抖的手推开关着的门。她想也许是跑步跑太累了,不然怎么感觉心快跳出嗓子眼了。她不知道该怎么办,推开门吗?那么该如何面对班级里满满的人,满满的没有迟到的人?不推开?等到下课么?那老师又会用怎样严厉的态度斥责她?她的指尖渐渐冷了下来,手心冒出了冷汗,凉意迅速蔓延了全身,身上起满了鸡皮疙瘩,脸上的血液瞬时被骨头吸了进去,变得惨白而可怕。她全身哆嗦着,不知所措……
           突然,门开了,她吓了一跳,接着下课铃声响了起来。班主任扫了一眼面前瘦小的女孩,血液的温度骤然上升,她将紫叶拖进班级,把班级门重重关上。语文老师放开拉紫叶的手,靠在讲台边,恶狠狠地盯着她看,原本嘈杂的班级被这突然开演的戏惊得鸦雀无声,都在等待着剧情的继续。班主任,突然揪起紫叶的耳朵,往上提着,紫叶的耳朵,立刻红透,红色渲染蔓延开了了她的整个脸。她仍旧低着头,一声不吭。
        她的心对老师诉说着种种理由:老师,我家里的钟走慢了,它只敲了一声,我以为只有一点呢。不是的老师,我大姨夫不让我来上学……老师听不到她心底接近呐喊似的解释,听不到她全身每一个血小板齐齐哭泣的声音,更看不到被恐惧锈蚀透了的骨头和灵魂。
          老师看着沉默的紫叶越发恼怒。她说:“你这小孩糟糕透了,这么小就这么懒,而且还是个女孩子,你的父母是怎么教育你的?你这么爱睡,让你 爸  爸搬张床到班级里来,你直接在班级睡就好了。”紫叶一听,身体一颤,抬起了头,透过威尼斯薄雾遮盖的双眼,看着老师……
第五章



       那双被威尼斯薄雾蒙着的双眼,看着老师,她努力将头抬高,不让眼泪滴下来,她在内心歇斯底里地吼着:“爸爸!”老师,我没有爸爸啊!我没有爸爸啊!眼泪,还是顺着眼角涌了下来,沾湿了衣领。老师看着此般情景,心里略微不忍,便放开了她的耳朵,语气稍缓和地说:“没有下一次了。”

        林紫叶慢慢回到了位置上,安静的班级恢复了往日课间时候的嘈杂。她趴在桌上,看着窗外一群同学跳着皮筋,笑着的脸,动着的唇,一转头,又将泪水灌在了袖子里。

       上课铃声想起了,林紫叶的同桌郭伟回到了座位,他瞪着林紫叶说:“中心线要重新分。”说着便用他较为修长的手指来量,他给自己量了三分之二的桌面,用小刀和直尺划了界限。林紫叶没有争辩,她知道争辩是没有用的。她想起开学初时,第一天和他同桌的情景。林紫叶用外婆给了她的5角钱,狠下心买了个大而漂亮的橡皮,并写上了自己的名字,然后小心划成两半,想用完一半后再用另外一半。郭伟上课时对向林紫叶借橡皮,说自己橡皮忘记带了。林紫叶拿出另一半没有用过的崭新橡皮递给了他。放学时,郭伟没有把橡皮还给她,她想提醒,却又没有说出口。      
     第二天上课时,她向他索要橡皮,他理直气壮地说:“那是我的橡皮。”林紫叶睁大了双眼道:“那是我新买的橡皮啊,昨天借给你的,还写了我的名字的。你看你看……"她拿出自己的另一个橡皮,和他铅笔盒里的那一半,拼在一起,橡皮上明显写着“林紫叶”三个字。郭伟说:“喔,那是你把我橡皮拿走了,这是我买的,划成了两半的,你这个小偷。”林紫叶并不认输,她说:“这是我在美术老师的店买的,花了5角钱。”郭伟也应答到:“这是我在美术老师的店买的,花了5角钱。”林紫叶一愣,于是改口道:“这是我在学校门口捡的。”郭伟也改口到:“这是我在学校门口捡的。”说着把紫叶手上的橡皮都拿了去。林紫叶呆住了,她想:这世上的男的都坏透了!
       突然一个不小心,紫叶碰到了“三八线”以外,郭伟便用 力拧了紫叶的手臂。紫叶被疼痛从回忆中拉了回来,她迅速收回手臂,没有哭也没有叫。她看着被拧红的手,暗暗为自己心疼。她把身子往墙上缩着,恨不得贴到墙上……
第六章
     陈良醒来,已经是下午四点了。他穿好衣服准备去市场的摊位,看了古钟之后,改变了主意。他从保险柜里点了些数目的钱,就放入了口袋,往另一个巷子的赌 场走去。他晃晃悠悠地走着,心想:他 妈 的,这次一定赢一把,让你们看看我阿豹也不是一直衰的。*
            赌 场里密密麻麻都是人影和人声。陈良挤入其中一张桌子,庄家郭力立马认出了他来,笑着招呼道:“阿豹来啦!赶紧让位让位。”陈良赌 博已有很多年了,因他在赌 场里脾气暴躁,故人称他为阿豹。另外还有一个阿虎,他也在这张桌子上,和陈良一起在赌 场里名声很大。可他们俩却不是那些赢 钱的角色。
           陈良看着桌面,思考了良久,在下局开庄时,掏出了50元,重重摔在阿虎那门上,大喊一声:“压这!”
开局后,阿虎这门拿了8点,而庄家只拿了4点,另外两门都输给了庄家。庄家一面赔钱给压阿虎这门的所有人钱,一面笑着说:“阿豹果然不得了,有财运啊!”
            陈良赢了第一通,内心暗喜,面有得色。他继续在阿虎那门压下了100元。这一局又赢了,连赢了四局后。陈良将本钱放入了口袋,赢的钱放在手中,当赌注。他心想:今天运气好,赢了就赢了,如果输了,就输了手里的这些钱回家。接着他那张紫红的脸微笑了起来,略带着狰狞的模样。他一狠心压了200元到阿虎的那门,他相信阿虎这门今日有运,果然,他那回票子时已经是400了。他越来越兴奋,全身的肌肉开始谄笑。
           他一看表,5点了,市场的摊位该收了。他想要不要去帮忙郑英收拾摊位。不过这样的念头在他大脑里一闪而过,他又把心思放在了赌局上。他这次在阿虎和阿虎邻位的那门都压了200元,又赢了。他大声笑了起来,但在赌 场嘈杂的氛围中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。他越压越大,赢了来越多。在他压下了2000元,想玩了一把就不玩时,却出乎他自己的意料,赌注被吃了进去。他一惊,一股热流从他脚底直闯上去,经过膝盖,冲过丹田,直逼入心脏,他原本紫红的脸,紫黑了下去。他用手擦了擦额上的汗珠,他竭力让自己稳住,慢慢掏出了1000元,又压了阿虎那门下去。再次出乎他的意料,又被庄家吃了进去。陈良深吸一口气,晃晃头,从怀里的口袋又掏出了1000元,重重地摔在了阿虎那一门,并吼了一句:“操 他 娘 的!老子我就不信了。”他在心里默默念着"阿弥陀佛" ,手紧握拳,脑门上的青筋爆了出来,可惜佛祖并没有保佑他。
             他 看了自己的1000元被取走,身子一颤,差点稳不住脚,他再次擦了擦汗,目光落在了庄家郭力身上。他挤到郭力身边,小声说:“借点,借点。”郭力没有转过头来看陈良,只从嘴里吐出了一句:“欠我的2万块什么时候还?”
第七章

        陈良听着郭力提起欠款的事,心一虚,忙解释道:"这个月的帐结了就立马送过来还你,你再给我点,我还赢点本钱回来。

       郭力撇撇嘴,斜眼看了下陈良恭维的嘴脸,有点嫌恶。他心想:“我 操!谁不知道你欠整个镇上的钱,还指望你什么啊。”但终究抹不过同乡情面。郭力便问:“打算借多少."陈良假装笑道:“就5000,赢了立马还你。”*
         “少来了。还了再说。”郭力的语气透着不情愿来。
          郭力继续当他的庄家,陈良换了一张赌桌,又开始了全身激情澎湃的感觉。
          放学的紫叶,两手抓着背着的书包的两条带子,低着头走着,时不时踢踢路上的小石子。她心里想着刚才音乐课上老师选她去六一儿童节唱歌的事。漂亮的音乐老师,让同学们一个个唱歌给她听,轮到紫叶的时候,她只唱出了两个字,老师便喊停,她说紫叶的音色很美,让她明天来学校排练。紫叶的脸上泛起了红晕,内心的喜悦冲到了嗓子眼。但是,这幸福片刻便消散了,因为她想起,明天是周六,而每个周末,她都是在被锁着的黑暗房间里度过的。
       紫叶回到家,果然没有一个人,她又熟练地淘好米,煮上了饭。她的脑袋里一直在构思着怎么和大姨夫说明天要去学校排练的事。一种说法,另一种说法反复被自己推 翻后她索性不想了。她来到了养着母鸭的圈子边,将剩饭倒入了母鸭圈里的脏碗中。这只母鸭,已经3岁了,是从刚孵化没多久就来到了紫叶的家,紫叶喂养着这房子里所有的家禽,而对这只母鸭最为喜爱。它温和,会产蛋,雪白的皮肤光滑美丽。
         紫叶回过神来,便回到了厨房,这时大姨郑英已经回来了。郑英的怨气积在脸上,使她的脸蒙着一层黑雾。紫叶不敢和她说话,于是回到了自己平时做作业的凳子那,拿出了书本。天慢慢暗了下来,陈昆也回到了家,就是不见陈良回来。郑英摆上了菜,怒意甚重地对紫叶说:“去郭力家把你大姨夫叫回来,这个畜 生,整天就知道赌。气……气……气死我了。
       紫叶站起身来便出来门,她不安地走着,她知道她去赌 场叫陈良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。此时,陈良在赌 场里,已经输得一塌糊涂了,他一如既往地四处借钱,而借了钱就输,输了他心更慌,又想争口气把之前输得赢回来。紫叶看到了赌桌旁的陈良,她轻轻走了过去,心脏狂跳不已,她几次想推推陈良,想叫他回去,却都没有做成。终于,在某一局结束的时候,她抓住空,拉拉陈良的衣角,陈良转过头来看她,使 劲瞪了她一眼,她吓了一大跳,便自己跑了回家。
        郑英喝着粥,见紫叶一个人回来,又瞪了她一眼,骂到:“叫你去叫那个破人,又没叫回来,真是没用的人。
紫叶又被这么一吓,惊得不敢呼吸。郑英继续道:“没用的人,养没用的孩子……”紫叶实在饿得慌,却不敢上桌吃饭。陈昆从楼上下来,坐到了桌子上,他见紫叶低着头站在那里,便叫她来吃饭,她抬头,“喔”了一声,也端起碗吃了起来。
  第八章

             陈良出赌 场时已经是夜间9点了。他并没喝酒,但走起路来却走晃右晃,他麻木地走着,丢了魂似的笑着。他算了算欠下的债务,20多万!!他大笑一声,又像揭面具似的冷下脸来,他嘴里嘟囔着,突然又涨红了脸,愤怒着甩下手臂,大声吼了句:“都是你们借老子钱,要不是你们,老子也输不了那么多……


           他不去想如何面对郑英,不去想怎么将生意上赊下的帐归还,不去想怎么还下这巨额赌债,他只想喝酒。他走回家,看到紫叶趴在凳子上看书,他像休眠般立在门口一会,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呵斥一声:“拿酒来,拿菜来,我要吃饭!”紫叶慌忙热了菜,热了酒,摆上桌,又摆上筷子,然后回到座位继续她的学习。陈良用他那条沾了层黑污垢的红毛巾擦了下脸和身子,便坐下来,端起刷了层白釉的铁酒杯,抿一口,“啊”一声,放下酒杯,开始夹菜。


           “小妹,你过来。”陈良对着紫叶招手。紫叶一惊,吓了一声冷汗。她害怕他那条披在肩上的红毛巾,因为他用它甩在紫叶身上好几次了。紫叶的身上,一块青一块紫,在白的肤色上尤显突兀。紫叶轻声轻脚走到了陈良旁边,陈良摸下屁股后面的裤兜,伸手掏出了一叠整整齐齐的钱,他说:“你知道这是谁的钱吗?"紫叶摇摇头。“这都是批发商的钱,知道不,不是我的钱。”紫叶看了一眼钱点点头。她想:“是要给我钱么?如果抽出一张给我,那我可以花多久?我要买个自动铅笔,买两本本子……”但是紫叶心里有疑问,为何今日大姨夫的竟然会这样心平气和和她说话,她似乎有了些勇气,于是说出了明日要去“六一”彩排的事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陈良一听,“啪”一巴掌打在了桌子上,紫叶连忙后退,心又揪紧了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 “你给我滚到房间里去。”陈良大吼道。紫叶像受了惊的小兔,迅速收拾了书本,跑回了房间。陈良随即将紫叶的房门锁上,把钥匙丢进了饭桌的柜子里。

第九章

           陈良继续抿着酒,被锁在房间的紫叶包在被子里,她怕蚊子咬到她。她不怕热,因为风扇不够,所以唯独她的房间没有风扇。她觉得热能锻炼人的毅力,所以再热的天,她都觉得可以忍耐,即使汗冲洗了一遍她的粉白的脸。她心里想着明天,明天该如何?也许老师会焦急地等待她,也许又会觉得她是因为贪睡而缺席,她越想越痛苦,越想越难过,她幻想着明天,那些自由的小朋友们在自由地排练,想着想着渐渐睡着了。
          陈良喝完酒,已经11点了。他跌跌撞撞回到房间,摇醒睡着了的郑英,对她说:“我们走!
         “走去哪儿?”郑英还没来得及生气,便被他这句话疑惑住了。
          “能走多远就走多远,明天就会有人来讨债了。”陈良像酒醒一般冷静。
           郑英倒吸一口冷气,她没有破口大骂,也没有追问欠了多少赌债。她收拾着衣物,抹着眼泪。收拾好后,她轻轻爬到楼上陈昆的房间,在他的英语书本里夹了100块。她看着熟睡的儿子俊俏的脸,微微一笑,心想:“孩子幸好像我,才会长得这么好看。”
         郑英回到楼下,看都不看陈良一眼,拿起行李袋,自己便一拐一拐地走向大门。此时天上下起了雨,陈良拿了伞便跟了上去。他们完全忘记了锁着房间里的紫叶。
        雨越下越大,雷声大作,一个响雷,将睡梦中的紫叶惊醒。紫叶坐起身来,擦擦额上的汗珠,又赶紧缩进被子里,雷电一闪一闪,雷声一声一声,紫叶害怕极了,她多想有人抱住她,告诉她,不要害怕。渐渐雷声小了,雨也停了。老鼠“吱吱”的声音却越来越大声了,接着是房间里的袋子被咬破发出“吧啦吧啦”的声音。紫叶更加害怕,她开始学猫叫“喵喵”,她叫一声,老鼠活动的声音便停止片刻,过了一会,又开始了。紫叶又一遍遍地学着猫叫,喊得累了,便停下来,慢慢睡着了。突然一只猖狂的老鼠把她的脸当路,爬了过去,紫叶一声尖叫,又开始一遍遍地猫叫。
第十章

         闹钟响了,陈昆顺手将闹钟关闭,手握着闹钟接着睡去。已经是高三的陈昆周六还是需要上课的。陈昆在迷迷糊糊地睡梦中突然惊得睁开了眼睛,看了看手里的闹钟,已经是8点了,他立刻起身,抓起书包,“啪啪…”跑到楼下,匆匆洗漱完便跑去学校了。

        紫叶听到声响,醒了过来,她坐起身来,透过铁网窗,看着表哥的一举一动,她并没有叫表哥放她出去,因为她觉得表哥应该也不知道钥匙在哪里。她在黑暗的房间里,呆呆地坐着,她想去厕所,却只能憋着,她觉得有点饿了,却没有东西可以吃。她又躺了下去,抱着被子,用被角摩擦着脸,此刻她觉得被子是她最好的朋友,和她贴得那么近,却不会骂她,不会打她,只默默地给她温暖。

        紫叶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,因为不管是外婆村的,还是邻居家的,凡是认得她的,遇到她时,便会将她拦住,嘲笑似地问她是谁生的,而他们都知道紫叶的亲身父母是谁。每当被问起的时候,她都很为难,却更多的是委屈,所以在起初她会应答到自己的妈妈在很远的地方,渐渐地再遇到这样的问题她便沉默不语了。
       紫叶的妈妈在她6岁的时候来看过她。小小的紫叶,记忆力却非常好,6岁时妈妈来的场景她记得异常清晰。外婆告诉她,那是她妈妈,但却教紫叶喊她小姨。
        小姨来的时候,大姨和大姨夫对紫叶突然格外得好。不会骂她,肯让她去上学,不会在很晚的时候还不让紫叶睡觉,更让她觉得惊讶的是,下雨的那天,竟然小姨来给她送伞了。记得以前,下着倾盆大雨,放学后的同学们陆续被家长们接走了,紫叶眼巴巴地看着雨中模糊的人群,多么多么地希望能有一个家长是走向她的。最后,只剩下紫叶一个人站在班级门口,呆呆看着像断了线的珍珠般下落的雨滴。大概过了午饭时间,雨还继续固执地下着,紫叶心想,再等一会,让雨更小些再回家吧。可直到有同学来上学了,雨还在下,紫叶饿得慌,便一冲动,跑入了雨中,她抬头看着一滴滴雨渐变到最大才滴在她的脸上,她眨眨眼,突然笑了起来,从此她便喜欢上了下雨。到了家,大姨见她全身湿透,便斜眼瞪她,怪她把全身都淋湿了。从那时起,紫叶才明白,自己的家长和同学们的家长是不一样的。

       可是即使是那短暂的幸福,也出现了让紫叶伤心的事。那天,小姨牵着紫叶的手,去街上买菜,遇到了认识小姨的人,那人问她:“这是谁女儿啊?”紫叶红着脸,笑着,心里无限地期待。但是小姨的答案却让她笑着的脸僵住,她抬起头仰望着正在说话的小姨,看着小姨的嘴里吐出了一句:“这是我大姐的女儿。
          于是紫叶便明白了小姨并不想要她当自己的孩子。等小姨走后,家里突然来了计划生育的人,他们看到紫叶便问陈良,这孩子怎么回事。陈良说:“这不是我女儿,我老婆生完我儿子就结扎了,怎么还能再生。不信可以去查查,这是我老婆小妹的女儿。”正趴在凳子上做作业的紫叶,心里又开始了翻江倒海,她终于明白了,原来,谁都不想要她。
第十二章

       突然一声蛙叫,将沉浸在回忆中的紫叶唤回现实中来。黄昏的天空,火红又金灿,仿佛听到云在对太阳诉说着:经过了你的爱,我的心变成了金宝箱。紫叶擦擦额际的汗,缕了缕凌乱的发,在那片镜子似的河水上挤出了一个微笑。然后起身,散步似的走了回去。



       此时的陈昆又在研究着做电灯,他用烟灰缸做底座,用铁棍当支撑,再在上面挂一个灯泡,装上电线,就完成了。从小他就喜欢自己发明些小东西,还喜欢集邮,喜欢收藏古玩。可惜在他去广州打工一年后回来发现他的收藏都被偷了后,非常痛心。他有一个聪明的大脑,尤其对数学特别敏感,数学成绩名列前茅。他是典型的天蝎性格,理智非凡。他有一个英俊的脸盘,冷酷,却极其帅气。他是班里女生的白马王子,虽然流露着懒散冷漠的气质但就是这一点,让女生异常着迷。青年时代的爱情就是这样,对方越冷漠,越不爱说话,越觉得神秘,越吸引人。



      林紫叶回到家,开始煮饭,之所以没有买老鼠药,是因为她突然想到家里有敌 敌 畏,那是为家里的桑树准备的。那颗桑树,和陈昆同岁,陈昆非常爱护它,到了虫子多的季节,他就会买来杀虫剂,为它除害。天渐渐暗了下来,却仍不见大姨和姨夫的动静。她蹑手蹑脚来到姨夫房间的窗户那,小心翼翼往里看,并不见姨夫。她放下心来,重手重脚地爬到楼上,叫表哥吃饭。



       吃饭毕,紫叶收拾碗筷,惊讶大姨还没回来,莫非是出远门了。第二天,仍不见两人踪影,紫叶便去问邻居,都说没见着。紫叶去了菜市场他们的摊位,不见货亦不见人。紫叶悻悻地往回走,她想,难道是真的出远门了,哇,这下幸福了!她咧开嘴笑了起来。

     陈昆睡懒觉,到了中午,感觉肚子饿,无奈地起了床。他下了楼,洗漱一番,对着镜子,用湿的手缕缕头发,然后左照右照,发现自己长得还真帅,不自觉便笑了。紫叶推门而进,告诉陈昆姨夫大姨不在的事,陈昆没有惊讶,继续照着镜子,平淡地说:“爱去哪就去哪呗。”




       紫叶没有钱买菜,于是热了昨晚的剩菜,再煮了两个土豆和一个鸭蛋。土豆一人一个,鸭蛋让给表哥。这样过了三天,陈昆也有点心慌,他给各亲戚打电话,直到三姨那里得到消息,那便是:为了躲债,他们跑了。陈昆顿时火气冒上三千尺,往地上吐了口唾沫,骂道:“他 妈 的,走了也不给留点生活费。”

      小学二年级的紫叶,和即将高考的陈昆,都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……

第十三章

       米缸里的米,一天天少下去,喂食白鸽玉米也一点点少下去,外婆给的土豆也快完了,现在只剩下白糖和母鸭一天下的一个蛋。陈昆没有发现夹在英语书本上的一百块钱,他也不愿到住在不远处的叔叔婶婶家求助,可他心里,又希望亲戚们可以主动来帮助他,在不问他:“需要帮忙么?”的情况下直接塞钱给他,或者买点米和土豆送来,矛盾的思想,只因为自尊。



      高考逼近,学校催着缴纳高考报名费150元。陈昆的同学们越发壮实,他们的家人已经开始给孩子大补特补,而陈昆却越发瘦弱下去。一日吃着午饭,看着紫叶吃着白米饭吞得困难,他便倒了碗白开水放在紫叶面前,笑着说:“你不知道吗?白米饭加白开水是最有营养的。”紫叶被陈昆逗笑了,两个人,愉快地吃着白米饭,喝着白开水。.



      米缸终于见底,陈昆心里发慌,同时他也理解不了自己的父母,天下竟然有不和孩子交代一声就失踪的父母,这让当学生的孩子怎么生活?他又立刻冷静了下来,然后放走了家里的两只狗,所有猫,反正留在家里也养不起。然后他卖了猪,换了钱,交上了高考报名费。买了米、油、盐、酱、醋,还有他们平时最常吃的便宜土豆。接着他一天杀一只白鸽,自己给自己补身体。



     终于到了高考前的温书假,紫叶的外婆匆匆从乡下来到他们家,她还是这几天才知道自己大女儿和女婿跑路的事。外婆一来,紫叶不知有多高兴,她觉得自己重生了:不仅没有了姨夫的折磨,而且竟然和日思夜想的外婆住在一起了。有外婆来煮饭,陈昆也安下心应对这即将决定自己一生命运的高考,但是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自己将来的打算……

待续……

评分

参与人数 1活跃 +10 收起 理由
霸气╉尐泡泡 + 10 赞一个!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5-18 09:45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等待更新哦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5-19 22:02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等待更新,反正我也没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7-27 21:51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像是部连续剧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7-27 21:51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继续更新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7-31 20:18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世界没有时光穿梭机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霸气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霸气网游公会 ( 蜀ICP备18016790号-3 )

GMT+8, 2020-8-9 04:24 , Processed in 0.088715 second(s), 15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